最新评论

  • 日志评论
  • 相片评论
  • ·波特兰暮色:
    2015-08-05
  • ·哎呦,不错:
    2013-10-10
  • ·luck12:
    2013-09-22

电影空间的日志

《莎拉的钥匙》:打开往事封存的心锁

22528 次阅读 | 0 个评论 2014-04-22 14:22
分享到:
    
        她为什么叫莎拉,可以脱口而出,也可以铭记在心,《莎拉的钥匙》是一部看了不能忘怀的电影,从那以后,有一个脑细胞被刻上莎拉二字每天伴随着我。 巴黎,多么熟悉的名字,它是艺术的殿堂。可是当影片把我们带到1942年纳粹铁蹄下的巴黎,就只剩恐惧,死亡和惨无人道了。

       

       10岁之前的莎拉是快乐的,她和弟弟的戏闹将我们带入她们的世界,从快乐到地狱的瞬间。当巴黎警察敲开莎拉家的门,那毫无表情且冷漠的询问已在暗示莎拉一家恶运降临。机敏的莎拉将弟弟藏在壁橱里锁起来躲过搜查,她天真的以为她们很快就回来。冬赛馆里挤满了犹太人,等待她们的是死亡集中营。一家人在集中营被分开,莎拉只有一个念头回家把柜子打开,弟弟米歇尔在里面。

一家人的生死离别

       与母亲的生死离别使莎拉高烧不退,一天,一阵轻柔的歌声将她唤醒,一张笑脸出现了,她叫索菲亚,从此她们形影不离。终于有一天她们勇敢地跑向集中营的铁丝网,就要爬出去时一双大手抓住了她们。莎拉沉着地说我们不会忘记那个红苹果的,她必须去救弟弟,莎拉是幸运的,那双仁慈的手放过了她们。   

       弟弟米歇尔再也听不到姐姐的呼唤 一个小镇上的老夫妇救了她们,然而索菲亚因病重而再也没起来。老夫妇带着莎拉一路躲过纳粹的盘问到了巴黎,当莎拉打开壁橱,弟弟已经死了,莎拉的世界崩溃了。

                                                                                                 有着使命感的记者茱莉亚

       影片通过镜头的闪回展现时光交错下现代都市的繁华和速度,下一秒就回到随时都有屠杀的恐怖集中营,这种强烈的反差突显了生命的珍贵。在过去,是莎拉不顾一切地救弟弟 ,而现实,是茱莉亚对莎拉不懈的寻找;我们跟着莎拉的脚步和她共同承受弟弟死亡带来的绝望和生命因此而沉重的负担不起,同时我们又看着茱莉亚的身影在离莎拉越来越近时,被莎拉自杀的结局冲击的一个趔趄,就如同莎拉看到弟弟的死一样,心在跳而血已凝固。

        人生就是这样残酷,战争剥夺了幸福,带走了亲人,莎拉的眼里充满恐惧,离开父母的怀抱只剩冰冷的世界,这伤痛的记忆伴随着长大后的莎拉,最终离开爱她的人以死了断。

巴黎冬赛馆

不要出来,等着我

永不放手的钥匙

 

救了莎拉的法国警察

       历史就是过去,它刻在时光的年轮上,它留在曾经踉跄地站不住的生命里,那苦难要用怎样的坚强熬过?那悲痛渗透每个细胞支撑生命的绝望。假如莎拉没锁壁橱也许弟弟米歇尔就不会死,但他能逃过纳粹的残害吗?假如莎拉没有天真地相信很快就回来,假如看守莎拉的不是法国警察而是纳粹,莎拉就逃不出来了;假如莎拉没有遇到那对善良的老夫妻并抚养了她,莎拉就不会遇到爱她的理查德。可是现实是莎拉的弟弟米歇尔确实死了,悲痛已将莎拉彻底毁灭。

                                                                                                        茱莉亚的追寻

       时光又回到现在,假如不是记者朱丽娅在报道冬赛馆事件时发现自己丈夫的旧家就是曾经莎拉的家,假如不是朱丽娅有着强烈的使命感没有理会同事:“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的劝说,假如不是茱莉亚到犹太人纪念馆寻找莎拉一家线索,并最终在意大利找到莎拉的儿子,我们将永远不会知道莎拉去了哪里,有着怎样的生活以及她父母死于奥斯威辛集中营。
 
                                                                                                       我想我女儿是其中之一
      茱莉亚身上那种不懈追寻曾经发生的往事的执着使她站在犹太人人纪念馆里的沉思,她寻找的不仅是一个10岁的莎拉,而是那场灭绝屠杀中失去的所有生命,在屠刀下、在集中营、在焚烧炉,莎拉想到的是假如那是我的女儿,这不是所有人都能有的高度和境界,可却是记者应有的使命,挖掘往事,让活着的人从一张照片、一个名字、一段悲痛中承受一次心灵的撞击和疼痛。
      她找到了曾经收养莎拉的那对老夫妇的孙子尼古拉斯的孙女,知道1955年莎拉给他们最后一封信来自纽约的布鲁克林;她追到美国在寻找了数个叫莎拉或理查德夫妇的人家之后,终于找到莎拉儿子的继母,继而在意大利找到了莎拉的儿子威廉,已经50岁的威廉从不知道母亲是犹太人,当父亲拿出封尘多年母亲的日记、旧物,那把钥匙从一个布包里掉了出来。

       “我没有勇气告诉你,我的孩子,我们都是历史的产物,你恰巧是那历史的一部分。”

茱莉亚的女儿也叫莎拉

      当茱莉亚和威廉在纽约再次相聚,茱莉亚的小女儿已经两岁,她可爱的小脸蛋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自己在一边玩。当威廉问你的女儿叫什么?茱莉亚回答:“莎拉”,威廉忍不住热泪盈眶,9岁就失去母亲的威廉50岁时才真正了解母亲,她的脸、她的微笑,他都记得,但却完全不了解她,她的疑惑、恐惧和梦想,40年后他真正了解了母亲,可她不在了。

这个无耻的法国女人

      终于,我们知道了关于莎拉的一切,知道了在那个血腥年代法国人曾经把7万6千犹太人赶出法国,再也没有回来,这些人大都死于集中营。尽管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在电视上曾经公开道歉:那些黑暗的日子,永远沾污了我们的历史,74辆火车开往奥斯维辛……可是冬赛馆事件却无法抹去,有1万3千多妇女儿童在那里臭气醺天地关了好几天,没有床,没有吃的,只有恐惧和精神崩溃后的自杀。这就是法国曾经干过的事,他们把犹太人当作替罪羊,以为自己可以躲过那场战争。

      那一刻,当我想到美丽的巴黎,充满艺术气息的巴黎,曾经如此冷漠,如此人苟且讨好纳粹,巴黎,还是我心中的巴黎吗?   

       影片在时光穿梭中,在往事重现的那一刻,我们看到了战争的阴影潜伏在每个人的意识中,我们可以因年代不去想它,但却不能遗忘;也看到在生命垂危时心存希望的坚持,还看到临时集中营里法国警察放走莎拉时被铁丝网划破带血的手,看着渐渐远去的莎拉欣慰的眼神;还有那对老夫妇冒死救下莎拉并把她带到巴黎的家,与莎拉共同感受了那最撕心裂肺的一刻;还有茱莉亚的公公,那时只有10岁的小男孩,也同样目睹了一切,那惨痛的一眼伴随他的一生。此后,莎拉公公的爸爸一直暗中资助莎拉,每月寄钱给她,这些善良的人形成了一个暖暖氛围将莎拉包围,可弟弟的死是莎拉心头一把沉重的锁,解不开。

      当莎拉长大后,第一次见到大海,双目凝望,慢慢走向大海深处,她的沉默牵动着每个人的心,她不会遗忘,那把钥匙还在。

       人类对生命的摧残会有强烈的反应,这就是为什么一提到二战就会想到辛德勒的名单和钢琴师,现在,我们又记住了莎拉,记住了集中营烟囱里冒出的黑烟,那是无数生命向这个世界的最后告别,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向天空大喊:我们来了!

      影片中时光中的交错渐渐清晰了我们的视线,我们不能在现实中改变历史,也不能重回往事与莎拉相遇,我们只能在心中记住莎拉,她充满恐惧、充满疑惑、看这苦难世界的眼神,战争中的莎拉和现实中茱莉亚的女儿莎拉,两个不同时代的小女孩,一个经历过生死离别的苦难,一个有着妈妈温暖怀抱,这巨大的反差触及我们心底的回声:阻止一切战争。

      在美国某个地方,有个叫莎拉的女孩,在全世界,有无数个女孩叫莎拉,莎拉没死。

      关于演员:

        第一次知道克里斯汀·斯科特托马斯是《碟中谍1》里,不过影片开始没多久就死在了伊森的眼前,伊森抱着战友痛苦了好一阵,接着是《英国病人》和《马语者》,作为女主角的她,过于淡定角色实在留不下很深刻的印象,后来陆续能看到她的影子也只是感觉:是她啊,然而《沙拉的钥匙》完全改变了我对她的态度,整部影片她是唯一贯穿全过程的核心人物,依然淡定、依然不冷不热的笑着,可这次完全不同,淡定之间的从容,冷静之下的坚定和充满对往事一究到底的果断,彰显了一个记者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她对着照片的沉思,她在犹太纪念馆里的与墙上那些名字的对视和她追逐莎拉踪迹的坚持,每一个情节、每一个镜头都不能错过,那是她内心翻江倒海的记录,是她灵魂追问往事的瞬间,是她带我们把丢失的记忆找回。

        莎拉儿子的扮演者一出场,很眼熟啊,从一开始对茱莉亚的热情到防备到最后的不屑一顾,他将那个不知情的儿子演绎的如此真实,最后,当父亲告诉了他一切,他漠视世界的眼神就揪的人心跟他一起痛,特别是影片最后他和茱莉亚再次相见,当他得知茱莉亚的女儿叫莎拉,他掩面而泣的悲伤,更加深了我们内心对莎拉的呼唤,突然想起了《燃情岁月》,他是演大哥的艾丹·奎恩。

       扮演童年莎拉的小女孩,一个有着两颗不小门牙的女孩,我们无须记住她的名字,她对满天乌云的疑惑、她冷静对待警察的暴力和集中营的恐怖,这一切都吓不倒她,因为她只有一个信念:我要救弟弟。她的奔跑、她的恐惧和她的绝望,我们都理解。

        还能说什么呢?看电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