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评论

  • 日志评论
  • 相片评论
  • ·波特兰暮色:
    2015-08-05
  • ·哎呦,不错:
    2013-10-10
  • ·luck12:
    2013-09-22

电影空间的日志

《心花的真情绽放》

18092 次阅读 | 0 个评论 2014-10-09 11:59
分享到:

     

        和朋友在几部影片中选了《心花路放》,之前没有太多的了解。

       无法自拔的失恋失态使影片开始很有吸引力,一段故事随着两条主线展开,且主线一明一暗。一条随着耿浩郝义的哥们意气出发,一路状态百出。郝义想用美女泡妞把耿浩从痛苦中拉出,但显然他对自己的哥们并不了解,从开始耿浩举起斧子的那一瞬间已表明失去妻子足以毁了他的生活。当他坐上郝义去往大理送道具的车显然是在醉酒状态下,当他清醒后就想回家,对前妻的牵挂一直让他倍受煎熬。

      一路上跟着他们的车轮跌跌撞撞来到大理,沿途各种艳遇也只是郝义一个人的狂欢,耿浩始终理智地处在自己痛苦的状态中,曾经的创作型歌手使他极具文艺风范,跟郝义的轻率形成鲜明对比,各种分歧使他们一路争吵一路前行。

       接近大理时的一段风光旖旎和喧闹的大理仿佛天壤之别。大理被各种客栈地摊淹没,完全不是理想中的天国。

      另一主线随着康小雨的回忆展开,跟着那时还是在大龄待嫁的康小雨为逃避各种逼婚踏上了寻找净土的大理之行。故事在时光中穿梭,那样的不知不觉,那样轻轻的在不同场景转换下走进他们的世界。

        菩提旅店留言墙上耿浩——对不起——康小雨签名引发一个悬念。因为同一个目的地,使观众没有时间的错觉,小雨独自在面朝耳海的菩提旅店住下,楼下的喧闹扰乱了她的宁静,唯有楼下小店老板播放的CD传来的歌声才能让她下楼,由此她知道了歌手叫耿浩,成为他的歌迷。小雨的大理之行因为突如其来的各种不测使她想立刻离开,因为刚到大理使收养了一只受了伤的小狗,在留给旅店老板之后,那迈出的步子不再轻盈,对小狗的思念如此强烈,这是她大理之行唯一的留恋,她返回菩提旅店。

      此刻,一个男人正逗弄小狗,他们相识了。当耿浩问小狗的名字时,小雨脱口叫到:耿浩。他们的爱因音乐而生,在旋律中蹦发,此时,我们完全理解了耿浩的悲伤,那是脱离了灵魂没着没落的哀痛,不是哪个女人替代就能遗忘的刻骨铭心。

        最终,他们没能在一起,且各自有了幸福归属。

        影片在嘈杂和各种离奇艳遇加狼狈搞笑中一路跌跌撞撞到大理,这些都是剧情的铺垫,让你在旅途中笑个够,你觉得好笑吗?许多笑声证明了这点。然而当情节悄然转变,当时间回到多年以前,那时的爱情多纯洁,多美好,那时,海很静,歌动人,那时的相遇可以天长地久。当这一主线潜入我们的视线,在毫无戒备中被真情触动,那一刻,眼发热。

        沿途,我们跟着耿浩,也记住了这个男人,为了音乐放弃一切,为了生存放弃音乐并最终导致家庭破裂的男人,他舍不得康小雨,他放不下康小雨,因为,她曾是他生活旋律的追随者,是他音乐中跳跃的女主角,是他在大理的歌声中遇见的知音。耿浩的泪水洒满了去大理征程,带着心痛,带着回忆,带着痛失康小雨的最后一个悲伤音符,最终,菩提旅店留言墙上留下了他告别过去的悲壮:耿浩——祝福——康小雨。

        影片还不经意地将兄弟情,陌生女孩的无私,淑女的典雅一一呈现。郝义的兄弟情也极具感染力,他根本不知道怎样将耿浩从痛苦中解救,只想用他对一切无所谓的态度,特别是对女人无所谓甚至耍弄的态度影响耿浩,恕不知这样使耿浩更加痛苦,当耿浩甩开他独自一人到菩提旅店并怒砸装有康小雨影像的PAD时的一场混乱中,郝义出现了,带着营救哥们的豪壮怒吼着冲过来。影片结束时,当你内心翻腾地站起,当所有的灯光亮起,你会记住这一天在《心花路放》中笑着笑着,一阵酸楚涌上,这不是你吗?不是她吗?不是曾经的我们吗!